疾控中心 > 党建天地 > 文化建设

道德讲堂:郭学仁主讲青花瓷器 东方民族风情的"代表"

作者:疾控中心 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8-20    【字体:

 青花瓷器起源于唐代,元代发展成熟后主要为外销瓷,从明代起成为中国瓷器生产的主流。到清代,青花瓷器仍占主导地位,上服务于皇室,下普及于民间,外远播于世界,无论是在工艺技术、绘画水平还是产量方面都达到了历史上的又一高峰。近日,省文物交流鉴定中心主任郭学仁做客国学讲座,为大家主讲清代青花瓷的韵味。
  “官搭民烧”为顺治朝陶瓷生产闯出了新路子
  顺治朝历时十八年,社会动荡,御窑厂不可能全面恢复大规模生产,景德镇瓷业一度萧条,官窑生产时停时产导致瓷器并不多见,而民窑则开始全面恢复大规模生产。
  据蓝浦《景德镇陶录》记载,顺治建厂烧造御器始于顺治十一年(1654年),先是饶州守道董显忠、王天眷、王英等督造龙缸未成。在顺治十六年(1659年)再由守道张思明、工部理事官噶巴、工部郎中王日藻等督造栏板、龙缸等大器,尽管花费了很多人力和物力,仍没有成功。这说明当时景德镇官窑生产虽处于低潮期,但始终没有停止过,官窑器数量较少,精细度也明显不高,个别还比较粗糙。顺治窑主要烧造了青花、五彩、白釉、黄釉和茄皮紫釉等几个品种,这其中青花占主流。
  顺治二年(1645年),朝廷废除了明代官窑那种官办、官烧的制度,而采用“官搭民烧”的制度,这不仅充分释放了民窑的生产潜力,调动了工匠们积极性,提高了民窑作坊的规模及烧造精细瓷器的技术,同时也无形中刺激了民窑青花的进一步发展。官窑、民窑相互影响,相互推动和促进,因此,顺治青花民窑数量居多,这也是一个重要因素。
  这种“官搭民烧”的制度灵活实用,不仅为陶瓷生产闯出了新路子,同时也为后期康熙瓷器的繁荣与蓬勃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  顺治青花造型最突出的特点是,烧造了大量的寺庙中奉用的器皿,也就是佛前供器,全是民窑,形体都比较粗厚笨重,制作不是很精细。如:供盘、供碗、香炉、撇口瓶、净水瓶等。有的在器身上书写供奉者的姓名、身份及祈求吉祥如意的语句,同时还写有具体的烧造年代,如故宫博物院藏清顺治十一年青花云龙纹净水碗、清顺治十五年青花云龙纹撇口瓶、清顺治十六年青花异兽纹炉等。
  为了迎合西方人的需要,此时出口的瓷器釉色偏白、偏薄、透亮。为了降低成本,内销的日用粗瓷釉色乳浊肥厚,大部分器物,如大缸、大盘、净水碗、香炉等口沿普遍施一道酱釉。许多琢器的底足不施釉、露胎,修胎不太规整,器物底部多不沾砂,并能看到明末瓷器中常见的放射状跳刀痕。为了符合战乱时期国人对瓷器的心理需求,窑户生产瓷器不管精粗一律垫瓷饼烧制,生产出来的瓷器也都厚重耐用,平底器中部内凹可见旋纹。盘底往往有窑裂,底边带窑红即火石红,足根微微向内收,足墙较深为宽圈足,个别是双圈足,有的器物足沿经过工匠仔细修琢,呈“泥鳅背”,很光滑,具有康熙早期青花的特点。
  顺治青花瓷器的造型,风格上趋于简单,朴素典雅、端庄大方,装饰以山水、洞石花卉纹出现最多,也有反映战乱痕迹的图案,表现出人们孤寂无助的心态,追求世外桃源生活的想法。还有许多盘、碗的里心流行画一片树叶加短诗两句,以梧桐叶居多,旁题诗“梧桐一叶落,天下尽皆秋”“梧桐一叶生,天下新春再”等,诗文多是隶书。还有许多秋叶配洞石纹,此种纹饰构图都比较开阔疏朗,画意清爽,表现出鲜明的时代特征。
  而瓷器主要以生活用瓷为主、陈设瓷为辅,造型侧重实用性,新创的器形不多,基本是延续明代的传统式样,形制上虽多具明代之遗风,但也出现一些新颖的品种,并在过去基础上加以适当的改进和变化。常见有日常生活用的盘、碗、碟、杯等,还有笔筒、筒瓶(象腿瓶)、蒜头瓶、橄榄瓶、洗口兽耳瓶、花觚、观音尊、直口罐、莲子罐、将军罐,以及一些出口欧洲的外销瓷,如各式大盘及盖罐等。
  清代陶瓷的名气从康熙时期打响
  康熙青花分为早、中、晚三个时期。早期是康熙元年至康熙十九年;中期是康熙二十年至康熙四十年;晚期是康熙四十年至康熙朝终,其中康熙中期青花瓷器最为突出。其造型也是千姿百态,既有陈设瓷,也有日常生活用瓷、祭器、外销瓷等等。
  康熙时期,逐步将景德镇的御窑厂恢复完善,其产品质量更加好转,比前代有所进步,所以有人认为清代的陶瓷,应从康熙时期开始算起,这一时期在整个清代瓷器发展过程中占有重要地位。
  康熙十七年,派内务府官员至景德镇,驻厂督造,并开创了以督窑官姓氏称呼官窑的先例,比如具有代表当时制瓷水平的“臧窑”“郎窑”等;康熙四十四年,朗廷极任江西巡抚,兼管窑务,史称“郎窑”。在其任职期间,大力推动瓷器革新,豇豆红、郎窑红、胭脂红、祭红、洒蓝、瓜皮绿、孔雀蓝、豆青、金银釉等等花色品种纷纷出现,争奇斗艳。
  康熙中期,青花由于烧成温度进一步提高,胎体洁白坚硬细腻,即“糯米”胎。釉面有粉白和浆白两种,粉白釉面硬度高,浆白釉面略显疏松。还有一种亮青釉。中期青花瓷器圈足没有早期大,有的足端经过打磨,光滑呈泥鳅背状,但没有后期雍正青花的滚圆。胎体中铁杂质的含量大为减少,“火石红”的现象也很少见到。胎釉结合很紧密,器内外壁及底足釉色基本一致。康熙晚期釉色多为细润的青白和粉白色,但以粉白为主,胎釉结合紧密,胎体比中期要重,硬度高,底足较深普遍采用平切,切削整齐。同时,其青花使用云南“珠明料”,呈色鲜蓝青翠,明净艳丽,有的呈宝石蓝色,与清代其它各朝青花有很大的区别,时代特征十分明显。色彩变化有五个层次的色阶,所用青料有“头浓、正浓、二浓、正淡、影淡”之分。
  珐琅彩、粉彩就是这一时期的重大发明。珐琅彩是国外传入的一种装饰技法,初期珐琅彩是在胎体未上釉处先作地色,后画花卉,有花无鸟是一特征。粉彩是在康熙五彩的基础上受珐琅彩的影响而产生的新品种,描绘人物服装或植物花朵时,先用“玻璃白”打底,再在上面用芸香油调合的彩料渲染。其效果较淡雅柔丽,视觉上比五彩软,所以也称“软彩”。
  为此,古人对康熙青花评价甚高,谓其“青花一色,见深见浅,有一瓶一罐而分之七色、九色之多,娇翠欲滴”。
  在康熙时期文房用瓷的烧制中,以笔筒最为出色,在清代陶瓷史上也占有一席之地。这一时期笔筒不仅生产量大,而且造型、纹饰相当美艳,艺术表现也呈多样性。主要题材除花鸟、人物、山水景致、田园风光、诗词歌赋等一应俱全外,其文字装饰图案也非常深刻地反映了这个时代的特色。如,《圣主得贤臣颂》《赤壁赋》《出师表》《秋声赋》《醉翁亭记》《归去来辞》《滕王阁序》等。官窑器结尾多钤釉里红“熙朝传古”四字,有盛世之朝代代传袭之意。器底多铭青花康熙六字楷书款。
  康熙早期的瓷器很少写款,原因是康熙认为瓷器上不能写款,写了款如果打碎了不吉利。但康熙的很多瓷器上有一个特殊的现象:写大量的寄托款。比如写“大明宣德年制”“大明成化年制”“大明嘉靖年制”,这三个朝代写得最多。
  乾隆时期是清代制瓷业的一个转折点
  乾隆一朝六十年,是清代封建社会发展的鼎盛时期,瓷器出产取得了空前的昌盛,青花瓷也达到了空前绝后的水平。这一时期的产品技术上精工细作,不惜工本,但艺术格调上却显繁琐华缛,堆砌罗列,较前朝有衰退之迹象,成为清代制瓷业的一个转折点。
  乾隆瓷器一面保留古代的精华,一面吸收西方艺术。外观造型大部分比较规整,除常见器型外,出现了一些奇巧怪诞的物件,主要用于赏玩,被称作“浑厚不及康熙、秀美不如雍正”。此时盛行在琢器上使用转心、转颈等技艺手段,制作工艺极其精致。象生瓷技术高超,仿木纹、仿竹器、仿漆器、仿金属器等等,几可乱真。乾隆时的瓷器,造型端庄规整,大小器物之作均甚精致,但浑厚不及康熙,秀美不如雍正。风格华丽,不惜工本,新奇的器物不可胜数。特别是小件文具和玩赏品制作甚多,精美灵巧,令人爱不释手。仿古的器型和一般琢器,承袭了雍正时的贴塑耳装饰,并更为盛行。
  乾隆时注重制瓷质量,瓷制精细。从传世品看,早期的乾隆瓷,还是能保持雍正时的细润特色的;晚期虽略显逊色,但仍比晚清的优越。
  乾隆时期,粉彩完代取代了五彩,但产品质量不如前代。在粉彩器皿上讲究用镂空、堆塑的装饰手段,辅以“轧道工艺”和开光、剔刻等等。有署“古月轩”的珍贵瓷器,是以乾隆宫中古月轩命名的,从景德镇挑选制造精良的素胎进京,命内庭供奉绘画高手绘画,于京城设炉烘烤而成。
  乾隆官窑青花瓷既与清幽的康熙青花有别,又与淡雅的雍正青花不同,它是以纹饰繁密、染画规整、造型特别取胜。乾隆瓷器图案纹饰特征:乾隆时期纹饰内容丰富多彩,除传统的题材外,尤多封建伦理和福禄寿寓意画面。如石榴百子、百子图、五福捧寿、福寿三多、五子夺魁、五子登科、三羊开泰、八吉图、八仙祝寿、月月见喜。这些祈福求祥的内容,成为以后司空见惯的装饰,广泛流行于清末。另外,赞颂和粉饰太平的纹饰,也有较多的表现。
  乾隆官窑瓷器款识有“乾隆年制”“大清乾隆年制”“大清乾隆仿古”三种,以“大清乾隆年制”六字篆书款为主。“大清乾隆年制”六字款明显多于“乾隆年制”四字款。民窑款也多书“大清乾隆年制”和“乾隆年制”,只是字体不够漂亮,位置不够规则,与官窑款比较,有很大的差距。 (衡阳日报 记者 许珂)

信息来源:    责任编辑:疾控中心